想有猫

想有猫,一只公,一只母,然后生窝崽子

熊四只


今儿王杰希九点多就上了床,不忘嘱咐一声叶修“早点睡”。叶修应了声“哎好,我交代点事就来”

两人同居多年,早已养成一人在床上另一人不久后也会跟着上床的习惯。叶修在耳机里交代完事后便下线了,临前看了眼时间,九点四十九。虽说也不算早了,但平常老王最早也得十点多才睡,今个儿怎么这么早。

叶修没多想,关了灯躺下。九点多就睡确实对叶修来说还是有些不习惯,翻来覆去好一会迷迷糊糊要睡下的时候听见王杰希的声音,他说“叶修,抱我”,叶修闻言也伸出手往王杰希腰上揽,迷糊着顿时被王杰希身上烫得睡意全无。王杰希又像是无意识说了句“叶修……冷”

“大眼儿,等我一会儿,你抱着熊先暖和暖和”叶修声音带着些慌张,王杰希感觉身边突然没了人,开着空调的房里冷风肆意灌进被窝,紧紧抱住怀中的熊,柔软而带点刺的毛还是让王杰希想去蹭,贪恋那微不足道的温暖。

“大眼儿,起来一下好不好,我帮你搓一些酒精在身上降降温”叶修半哄着王杰希边扶着他坐起来,烧得糊涂的王杰希抱着熊把自己缩成个团子,叶修无奈,只能先在王杰希脸上揉揉,温柔的手法王杰希感觉很是舒服,之后是脖子、锁骨、肩膀,再到后背。摸到漂亮的蝴蝶骨,顺着脊椎向下,来到腰侧。不得不将王杰希怀里熊抱出来,叶修自己当熊跨到王杰希身前却也不敢起一丝歪念头,老老实实在王杰希身上都用酒精涂了一遍,连十指间隙都不放过后,放在床头柜的中药也凉得差不多了,端起来一口一口喂进王杰希嘴里。同居这么久以来,王杰希生病的次数一手数得过来。叶修也是一次无意中听王杰希说起的,要不还真不知道老王是从小泡在药罐子里长大的。大多时候是喝中药,因为老王这个人不太能吞药丸,总要在嘴里咬碎了才能咽下去。现在对中药味不但不讨厌还有点儿喜欢,说不定没当上职业选手真去做中医了。

直到药见了碗底,叶修小心地把王杰希放在床上,自己出了房门收拾一番。

进房门后先是用手探了探王杰希的额头,还是烫得惊人。叶修折腾了这么会也是睡不下了,单只手撑着脑袋,手肘压在枕头上,细细打量起眼前的心上人来。发烧的缘故,王杰希用门齿轻轻抵在下唇,嘴唇有些发干,呼吸也比往常急促了些,贪婪地吞吐着空气。

此时王杰希是背对叶修睡的,手上大概是抱着一只熊,对面也是有只熊的。刚开始和微草队长同居时,叶修有些惊讶这个表面一本正经的人儿还有这么一颗童心,该说真不愧是魔术师吗。

王杰希说,小的熊约莫是五六岁时候有的,大的也得有十一二岁了,睡觉时就得习惯性抱着,一左一右,翻哪边身就抱哪只,不抱不习惯,之前常在微草宿舍睡没得抱,怎么睡都觉着别扭,但久而久之也没办法,回家后这个习惯还是得被他养回来。其实他也挺想养只猫的,奈何对猫毛过敏,撸过猫后不及时洗手,无意间揉揉眼睛,不单大小眼,还得红眼病。内心愤慨的老王同志在不知不觉中把两只熊当猫撸,揉揉脸、摸摸头、顺顺背、打打屁股……再挠挠下巴。

自打叶修来了后,便是第三只熊了。两人睡一张床,还有两只熊插足,这让叶修在心里小小地抗议了一下。只当王杰希将隔在它俩中间的那只熊抱走,翻身到另一边时,叶修才能从背后圈住他的腰。

王杰希有三只熊,叶修也有一只熊,四只熊,便是一个家。

他们住在一个森林小窝,觅食、打闹、睡觉、吃饭,都在一起,这样就足够了。

王杰希 / 青芽.🌿

是悬崖旁生得最青的芽

浪冲尽细碎砂石

它要折下这已是迟暮之崖

那棵青芽牢牢地把它的根

深深地扎进崖里头

崇山峻峦,千霄凌云

是它的背景

旭日东升,月明星稀

是它的舞台

无人知晓

它的根在崖里头疯狂生长

势要扎根整片悬崖

利剑砍去它半片叶子

头破血流

它仍在刃风里骄纵如初

后来,剑知道

芽不倒,崖也不倒

2018.07.06致




CP有但隐晦

tag私心

不妥删